我是Monique Ryan

 我绝对不是个政客。但我辞去了皇家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的职位,成为Kooyong选区联邦议会众议院的无党派独立人士候选人。

 为什么呢?像许多人一样,我目睹澳大利亚的政治的破裂。当今的自由党国民党联盟政府已经执政有十多年。在这十几年中,他们完全有时间去制定政策和策略并采取相应措施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对国民经济生态带来的巨大威胁,并创造一个可以从转变中受益的经济体。但是政客们不仅在全球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交了白卷, 在清除政府腐败以及保护妇女基本权益的问题上也行动迟缓。

如果继续投这样的政府的票,我们不可能指望事情会有改变。

所以我们站起来的时候到了。这次选举,我为 Kooyong 提供一个真正的选择:一个真正致力于我们社区的新鲜、独立的声音。

 

Monique Ryan 医生 简历

 我是在Kooyong出生和长大的。 我有七个兄弟姐妹。我在这里读完小学中学之后,考入墨尔本大学读医学专科,之后在墨尔本和悉尼进行儿科培训。我曾经在世界排名第一的儿科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接受了小儿神经科医生的培训。

回到 Kooyong之后,我在皇家儿童医院负责神经内科。

我很荣幸被公认为儿童神经和肌肉疾病领域的领导者,并率先使用基因疗法治疗这些疾病。

我的家在 Kooyong,我的孩子在这里上学。我想不出比这里更适合安家立业的地方。

我绝对不是个政治家。但多年来,我越来越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及我们政府在这方面的停滞不前。最近,我对澳洲在2021年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 上令人震惊的展示深感沮丧和不安而不得不采取行动。

我为什么要参加竞选?

我有一个有趣且引人入胜的职业;我是一家大型公立医院 50 多人的部门负责人,拥有一支从事临床试验和新疗法的优秀研究团队。我的家庭生活很忙碌,家里有三个孩子,他们都在读中学或大学。

决定参加 Kooyong 竞选 是因为我担心我的孩子可能失去我曾经拥有过的机会,因为我们的环境和经济可能会受到人为气候变化的影响。面对海平面上升、土地变暖和动植物丧失所带来的初期灾难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观。

本届政府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来做 Kooyong 人民想要做的事情——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大陆和全球,对气候变化采取真正和立即的行动。既然他们不愿意做,那么让其他人站出来采取行动的时候到了。很多人对气候变化问题感到束手无策。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我们确实有发言权;我们有一票。我们投的每一票应该反应我们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和对重要问题的观点。

Kooyong人民值得有一个能代表他们心声和利益的声音,一位能致力于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具有远见和长期规划,在政治上保持正直和诚实,争取妇女和女孩的真正平等和安全,结束分裂政治, 促进社会凝聚力,以及维护并进一步提高世界标准的卫生保健和老年护理体系的议会代表.